幸福像花儿一样开放—访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东峤村脱贫母亲林阿连
发布日期:2010-05-28 阅读:3888

林阿连,今年 36岁,小学文化。13年前从邻镇嫁入东峤村许文杰家。许文杰家本来就一贫二白的,属于贫困户,家里只靠几亩薄田度日。但从林阿连嫁入后,许文杰兄弟两个就分家了,其父母跟随小儿子许文杰和儿媳林阿连生活,田里的收入只够维持家里基本温饱。

婚后第二年,林阿连就为家里添了一女孩。虽然第一胎是女孩,但因为是头胎,便宜也就欣然接受了,虽然生活依然拮据,但多了欢声笑语。而且林阿连丈夫也向亲朋好友借了笔钱,开始了养殖鸭子以增加收入,虽然生活没有改善多少,但充满希望。可天有不测风云,由于缺乏技术在手,又碰上 禽流感,在坚持了两年后,终于血本无归,给了这个贫困家庭致命的打击。林阿连只能和全家咬牙苦干,种田外加上山下海以增加收入,好还清贷款。虽然很努力了,但依然觉得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,渐渐地丈夫越来越沉默,公公婆婆也渐渐体力不支了。。。。日子一晃又过去了三年了,这时林阿连又怀孕了,这为疲惫不堪的全家又带来了希望,大家都默默盼着能生个男孩,全家似乎又有了动力。可是天不从人愿,在艰苦了十个月后,林阿连又生了个女孩,这让全家人的心一下沉到谷底,丈夫开始了以酒度日的生活,经常欠债喝酒,被人上门讨债;公公婆婆也整日短嘘长叹的。这一切像枷锁一样地套在林阿连的身上,但她默默承受了下来,因为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没生男孩的原因,觉得大家都在自己背后指指点点的,让家里人和自己抬不起头。因此,她只能咬牙独立撑起这个家,既要照顾年迈的公婆,又要照顾年幼的女儿,还得应付丈夫的酒债,这一切让林阿连迅速地憔悴和苍老下来,并且拒绝了两女结扎的计生要求,暗自打算就是拼死也要再生一个男孩。

而这一切被村里的支书和计生干部看在眼里,他们没有采取强迫的手段去给这家人雪上加霜,而是开会研究了她家的情况后,让主动请缨的志愿者许秀梅同志利用老师经常性家访的机会,与林阿连促膝长谈,向其宣传党的计生政策和“幸福工程”的宗旨,让她明白生男生女都一样的道理,并承诺帮助她家忙脱离贫困。在许秀梅同志身教言教的宣传下,林阿连及其全家终于想通了,放下思想包袱,进行了二胎女结扎手术。而许秀梅同志同时及时把她家的情况上报村里和镇里,由村、镇出面争取到了“幸福工程”的 3000元无息贷款,再次搞上鸭子的养殖。许秀梅同志受村里委托,帮助他们弄懂养殖的方法和技术,还自掏腰包买了一套养殖鸭子的书,逐字逐句地解释给他们听,还教他们自己识字,实在弄不懂的,还带他们去请教专业技术人员。村镇也经常派人关注和帮助他们解决各种难关。许秀梅同志更是经常利用课余时间与他们扎堆在养鸭房里。。。。通过一年辛苦的奋斗,他们终于如愿以偿了,不仅按时还清了贷款,还改善了生活,建了一层平房,还打算扩大养殖规模。

“是‘幸福工程’给我们家带来了幸福,没有党的富民政策和镇村的关心帮助,我一定还在‘生男孩’的苦海里挣扎,是计划生育和大家的帮助给了我自尊、自信和自强!”说这些话的同时,幸福像花儿一样在林阿连的脸上绽放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