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贫母亲个例撷选
发布日期:2005-04-05 阅读:14741
(一)
王孝柏,青海省平安县寺台乡人,双女户。救助前,全部家当只有两间旧土屋外带2000元债务,一年忙到头,仅够糊口而已。1996年8月,得到了幸福工程救助资金2000元,买了4头猪,搞起了生猪育肥。第二年,出栏肥猪20头,获利4000元,家里盖起了五间砖瓦房,开起了小饭馆,丈夫也结束外出打工,回到家中帮妻子照看生意、跑采购、贩卖生猪。2001年,夫妇俩又瞄上了药材种植项目,当年就获利1万元。
王孝柏富了,但她的内心却无法平静下来,当她看到同村、邻村那些因缺乏资金
而处在困境中的姐妹时,她想帮她们一把。王孝柏夫妇借1000元给王生花,帮她搞起了废品收购;当得知赵全文因胃穿孔急需手术,又无力支付手术费用时,又将2000元及时送到他手中;为赵有菊买了一台糕点机,赵有菊边学边做,年收入近4000元,……至今,王孝柏夫妇先后资助了16户贫困母亲家庭,援助金额达8000元。2002年,夫妇俩又投资3万元开办了地毯厂,吸收了60名贫困姐妹进厂,为挣钱无门的姐妹找到了一份工作。1997年,村里要建村小学, 户均集资50元,王孝柏无偿赞助500元,每年的“六·一”儿童节,她都捐助300元为孩子们搞活动,2002年被评为“优秀校外辅导员”。2001年村委会改选时,王孝柏当选为村委员会主任,丈夫也在2002年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。
(二)
严桂兰,甘肃省古浪县土门镇人,全家4口人。救助前,全家仅有2亩地,3间土坯房。2000年,在幸福工程资助下,建起了两座长80米的蔬菜大棚,种植了芹菜、黄瓜、西红柿、辣椒、豆角等,她和丈夫如同呵护孩子一样,起早贪黑忙碌在大棚里。第二年生产蔬菜二茬,年产量达18吨,产值3万元,纯收入近2万元,今日的严桂兰已是当地种植业的行家。她还拿出3000元钱帮助两位贫困母亲发展日光蔬菜大棚。随着收入的年年增加,家庭生活也发生了质的变化,新盖起的大瓦房成了村里的姐妹们谈种植经验、论市场行情、说幸福工程、唱卡拉OK的聚集地。

(三)
徐月文,甘肃省天祝县华藏寺镇藏寺村人,全家4口人。救助前,仅靠种地维持生活,加上连年自然灾害,庄稼收入甚微,人均口粮不足200公斤,年人均纯收入不足500元。2000年8月,得到幸福工程资助款2000元,又自筹资金5000元,饲养奶牛,日产鲜奶36公斤,月收入600多元,仅此一项,年人均纯收入可达2000元。2002年,徐月文家购置了摩托车、洗衣机、彩电,家庭面貌焕然一新。
(四)
今年33岁的韩振花1998年嫁到山东无棣县水湾镇陆杨村一个普通农民的家中,三口之家,女儿可爱,夫妻和睦,只是那日子过得有些拮据,家中有时连买点儿菜的钱都没有。于是,她和丈夫商量,又到处求亲朋邻里帮助,东挪西借凑钱买了一辆摩托车,夫妻二人做起了卖菜生意。他们不管严寒酷暑,起早贪黑赶集串街,实指望在经济上有个好转,谁料不顺心的事接踵而至:随着卖蔬菜水果小贩的增多,竞争力越来越大,致使销量减少;蔬菜水果见风折秤,利润微薄,收入也不稳定。一年下来,吃了苦、受了累不说,一算账还有600多元的借款没还上。当时是欲干不情愿,欲罢不忍心。
恰似久旱逢甘霖,2001年10月韩振花得到了幸福工程的救助。她利用幸福工程资助的1000元资金,干起了烙大饼生意。韩振花深知,质量好坏是大饼铺能否经受住市场考验的关键。因此,“以质量求效益”便成了她坚守的信条,尽管大饼供不应求,她还是紧抓质量不松手。6个月后,一算账净赚7200元。现在,又新增加了闷饼、烩饼、炒菜,每逢集市店内座无虚席,每天收入近百元。
当韩振花达到按政策可生育二胎的年龄条件时,为了不辜负幸福工程的救助,早日脱贫致富,她决定推迟生育二胎的时间。她说:“俺好不容易才盼来了幸福工程这个发家致富的机会,决不能轻易失掉,生孩子的事,放放再说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