贫困母亲乘上“幸福快车”
发布日期:2011-04-28 阅读:2984
        贫困母亲乘上“幸福快车”
        崔英报送  黄晓霞修改
  一个身穿红色T恤的中年妇女,正在自家门口细心地清洗一辆簇新的客货两用农用车,当她看到我们远远地走来时,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抹布,开心地迎了过来,她一边请我们到她新装修的家里去坐坐,一边不停感激地说:“这些年多亏了你们计生协会提供给我幸福工程款,没有幸福工程的资助,我们家哪能脱贫致富,住上这三层楼房啊!”她待我们如待亲人般地热乎,这位就是八都镇闽坑村幸福工程受助脱贫母亲钟石红。
  钟石红曾是闽坑村出了名的二女贫困母亲。夫妻俩面朝黄土背朝天,常年守着一亩三分地,靠着几亩薄田和茶园维持生计,每天都是在天际的第一抹曙光出现之前起床,然后就一直辛苦地劳作到天黑后星星探出头来为止。一天天、一年年,夜以继日地辛劳着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仍然入不敷出!遇到收成差的年景,夫妻俩甚至饿着肚子,将一粒馒头掰成两半,分给两个女儿充饥……在钟石红的印象中,她从没乱花过一分钱,每个硬币在她眼里都跟晚上那又大又圆银光四溢的月亮一样,每用掉的一个硬币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。可是,谁愿意永远安守贫穷?在经受贫困的煎熬中,钟石红下定决心,一定要改变境况,决不做贫穷的俘虏,一切都在变,只有她那颗渴望改变贫穷的心没变。她暗暗为自己鼓劲,不让任何一个发展自我、提升自我的机会溜走!
  为了能早日过上好日子,2001年,钟石红向亲友们东拼八凑借了几千元钱,终于让丈夫余养珍培训了一本驾照,可是一贫如洗、负债累累的家庭想买辆农用车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!钟石红夫妇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步履维艰……2007年,区计生协会将在八都镇启动第二期“幸福工程•救助贫困母亲行动”的消息,就像一股春风吹遍了整个乡镇,愁云惨淡的钟石红一家终于拨云见日,在镇计生协会的帮助和支持下,钟石红获得了幸福工程的救助,镇计生协会还秉着“帮一户成一户”的服务原则,积极联系信用社帮助钟石红贷到了当年的小额贴息帮扶款,雪中送炭的资助款为钟石红解了燃眉之急!正如发款仪式上,八都镇计生协会林生会长所言,虽然幸福工程资助款很有限,但是对贫困母亲的这份爱却是无限的!当区协会汤春景会长把幸福工程款递到钟石红的手上,祝福所有贫困母亲从此不再贫困时,我们看见钟石红和许许多多的受助贫困母亲一样,湿润了眼眶!在场的每个人都很感动,贫困实际上就像一把伞,对于不让贫困污染心灵的人来说,它可遮阳蔽雨,遇到狂风大作时还可以作为前行的拐杖助己动力;对于甘于贫困笼罩心灵的人来说,它是累赘,狂风大作时撑着它顶风而行,只会被吹打得遍体鳞伤。其实,真正的贫困不在于物质上的贫困,而在于心灵受贫困污染。如果一个人的心灵被贫困污染着,那他永远受着自卑、歧视的侵袭。相反,始终不让贫困污染心灵,不甘贫困左右自己,那她的心将永远充满激情与之搏斗,贫困定会远离而去。钟石红就是这样一个不甘于贫困,努力从贫困中倔起的佼佼者!夫妇俩用资助款买了部农用小货车,丈夫开车,钟石红自己当售票员。为了挣钱,夫妻俩常常天不亮起床、摸黑回家,有时连续跑车几日几夜不休息!
  没多久,两个勤奋好学的女儿分别考上厦门集美大学和宁德一中高中,欣喜之余,面对高额的学费,夫妻俩又犯愁了。女儿的录取通知书像大山一样压在钟石红的胸口,面色憔悴的钟石红拿着通知书摩挲了许久,心里说不出的酸楚:马上开学了,两个孩子都得上学,可是她们家的收入仅能供一个孩子啊,大几千元的学费到哪里去筹?懂事的大女儿手里揣着《录学通知书》走到钟石红身边,含着泪说:“妈,我不读了,让妹妹上学吧!”看着懂事的孩子,钟石红既内疚又痛苦,心如刀绞!手心手背都是肉,两个孩子又都那么懂事上进,哪个辍学都是锥心的疼痛!同样困难的时候,镇计生协会再一次向钟石红这位幸福工程受助母亲伸出了援手,他们不仅从有限的工作经费中挤出1000元做为二女困难户补助对她进行关怀慰问,还为她申请到了2000元的阳光助学奖励金,这样一来,姐妹俩第一学期的学费大体有了着落。考虑到孩子们读书还需要好几年的时间,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就得帮助夫妻俩提高自身的收入,要变输血为造血,镇计生协会干部再度来到了钟石红家,和夫妻俩促膝谈心,建议钟石红夫妇可以更换一辆大一些的农用车,这个“金点子”得到了钟石红夫妇一致的认可!可是她们家连女儿注册的钱都没有,旧车换新车哪还有钱啊?2008年,镇计生协会为钟石红申请到了幸福工程续助款5000元,加上她家在信用社的小额贴息贷款,旧车终于换成了新车!小货车换成了客货两用农用车后,运输面扩大和运输渠道的增加,为夫妻俩增加了不少收入!经过两三年的奋力打拼,夫妻俩不仅还清了所有欠款,还建了三间大瓦房,装修一新,小日子越过越好!钟石红还当选上了镇人大代表。你看,如今钟石红夫妇一人开车,一人售票,夫唱妇随,快乐地行驶在脱贫致富的大道上。